「初秋月圓,心卻成缺,若為星眼,遙遠緊隨。」

光陰飛逝,流轉之間已過兩載;還記得那一年那一個秋天,追逐著一樣平凡的小夢,只要看著你牽著對方的雙手,走過高雄夜晚每一道巷弄,看遍照亮夜晚的燭光美燈,知道兩人之間的世界獲得大大的幸福,遙遠看著,心也滿足。

看著你與對方在耳邊聽輕聲呢喃,雖然聽不清楚細細話語,但是由嘴中吐出的溫氣卻搔得耳朵發癢,對方的雙手便像是惡魔的雙爪開始於你髮上搔弄。你有點生氣地嘟起雙唇,可愛的臉上透露出戲謔的眼神,不甘示弱地攻擊起對方的腰間,兩人便玩了起來,累了互相背靠著背坐在草地上,互送秋波之間,又玩起了「兩人互看誰先笑就輸」的遊戲……。那時愉悅的情感,單純的愛戀,擄獲彼此交織熾熱的心,誰也離不開誰。

過完那年秋天的隔年,對方當了兵,離開你存在的空間;你立了業,超脫了對方適應的感覺;似乎彼此走上了不相識的路,發展了各自的天空。終於,你決定結婚,牽著你的手的卻不是對方。你說過,倆人之間也許走不到盡頭,曾經的擁有便是這一生最美的邂逅,放手後的溫柔才有激情的灑脫,不完美的結局才有下一個更用力愛的衝動。如今,你成了準新娘,對方向我說道:『 我相信你說的,已經在下一個愛情中結下了完美的結果。』

我知道對方不想成為小說中失意的男主角,用著無比偉大的情操給予滿懷祝福的成全,但對方也不會吝嗇告訴你:『沒有你的這個中秋節,也能過得很好。如今退伍在即,思念的心依稀猶存,或許藉著月光告訴說,祝你一輩子幸福也可以。』

這樣子,就夠了吧?是嗎?

By 幽翊


鼠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